最新通知:请记住大香蕉网在线 最新网址www.9527a.com
【熟睡后的恶魔】【完】

刘帅其实并不帅,他那平凡的脸都对不起那个帅字,平凡的脸成就他平凡的一生,高 中念完之后就没有再读,而是踏入社会在一座新开盘的小区里当保安,平凡老实的他,注定被人欺负,不仅干着保安的活,而且还帮着物业跑东跑西,虽然自己不乐意,但依旧把不满隐藏在自己憨厚的外表下,此时的他正在清除建筑垃圾,铁锹不住的搓着那些废弃的墙土和砖头,大夏天顶着烈日的滋味可不好受,一旁的队长站在一边悠闲的监工,在一次抬头间刘帅看到了一对男女迎面走来,男的英俊潇洒,女的妩媚多情,两人揽在一起,从刘帅的面前走过,女的实在是很漂亮,而且很符合刘帅的口味,当时就让他有些看直了,直到俩人远去,刘帅依旧有些不舍的望着。

  「哎,哎,哎,哎,看啥呢?赶紧干活?看别人干什么?看也不是你的!看你这熊色!你跟人家比得了么?你个高 中毕业的小保安,人家是高等学历的企业高管!高工资,好待遇。公司给买的新房,现在就要结婚了!你比得上么你!赶紧干活,晚上回去撸你的管子去吧!」队长说的都是实话,可在刘帅的心里听着是那么的扎心,但踏入社会久了,知道了忍耐,把这一切都压在心底,老实的干活,之后。

  他便开始注意起了这对恩爱的小情侣。

  他们恋爱有7年了,一直是这么浓情蜜意的,男的叫王宇,女的叫吕月,吕月从高 中开始等了男友7年,如今终于盼出了头,王宇成为了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很受器重!公司为他们购买了新房,他们俩也要结婚,正是双喜临门,春风得意!刘帅在巡逻时不断地接触着这对情侣,得知二人是刚搬新家,刘帅当起了老好人,搬搬抬抬的都有他参与,渐渐地熟络了起来。

  「对,就放在那里就好了,太谢谢你了刘哥!」王宇对着因为搬空调而累的满头大汗的刘帅说着感谢的话,一旁的吕月也乖巧的拿出手巾让刘帅可以擦汗,刘帅接过干净的手巾,一边擦着脸一边贪恋的嗅着毛巾上吕月留下的余香。

  「刘哥,后天就是我跟小月的婚礼了,到时候请你参加啊!」王宇看着眼前保安大哥那一脸的憨厚,十分的感动,现在好人不多了,遇到这么一位热心肠的保安大哥,看来自己选房子选对地了!有这天时地利人和自己以后肯定飞黄腾达!刘帅被二人热情的送出门,在对方关门的瞬间,刘帅大脸上布满了阴郁,用一种极其怨毒的目光紧盯着眼前的房门,许久刘帅离开。

  「今天是王宇先生和吕月小姐的结婚庆典,二人相知相恋了很久,今天终于结束了7年的爱情长跑,让我大家为一对新人祝福……」随着婚礼司仪的演讲,王宇吕月的结婚庆典隆重开始。

  婚礼现场空前盛大。

  在一片祝福的人海中没有刘帅的身影。

  晚上,王宇和吕月的婚房内,驱赶走了一群闹洞房玩疯了的朋友后,醉的有些糊涂的王宇走进了自己的婚房,迎面的大床上坐着自己新婚的美娇娘。

  甜甜的对着他笑,是那么的妩媚动人,酒劲有些撩动着他的欲火,让他感觉浑身燥热。

  「呵呵……亲爱的,好热……等我把空调打开……」说着王宇迷糊着打开空调,徐徐的清凉从空调中传来,王宇开始脱自己的礼服,将西装西裤全部除去,浑身就剩下一条平角内裤,向床上的新娘扑去,不行了,今天实在是喝的太多了,怎么脑袋开始晕乎乎的?嗯,挺住,还要办‘正事'呢,挺住!

  王宇爬到新娘子身上甜蜜的亲吻着爱人的脖子,新娘羞红着小脸,紧闭着双眼,一脸迷醉的享受着王宇的亲吻,就这样慢慢,慢慢的,二人在大床上昏睡了过去……

  刘帅迈着优雅的步伐,闲庭信步间走上了消防楼梯,整整11楼刘帅却一点也不觉的累,他满脸挂着开心的微笑,心底默默的一边计算着时间。

  来到了王宇新房的门口,拿出了自己从物业那里配出来的备用钥匙,他觉得这是上天赐给他的机会,让他可以为这对新人送上他迟来的「祝福」!轻缓的打开房门,他在这些天的帮忙中已经对房间布置了如指掌,来到卧室的门,刘帅悠然的走进婚房,看着眼前在床上昏睡的两人,即紧张又兴奋,快步的来到床前,厌恶的将趴在吕月身上的王宇推到一边,静静地欣赏着眼前的美人,新娘子身上穿着洁白的婚纱,显得是那样的圣洁,刘帅伸出手让中指点在新娘丰润光洁的额头,慢慢的滑动指头,慢慢的划过那弯月般的眉毛,那高挺的鼻梁,玲珑小巧的鼻子,最终点在那一抹水粉色的嘴唇上,刘帅像抚摸瓷器一般的在吕月的嘴唇上滑动,感受那嘴唇的柔软,刘帅将头凑了过去,慢慢的一路又从额头慢慢的向下亲吻着,就像亲吻自己的恋人一般深情,慢慢的最终亲吻上了吕月的嘴唇,刘帅的大嘴覆盖在新娘的小嘴上,用自己的嘴唇蹭开那柔软的唇瓣,伸出自己厚重的舌头去敲击那整齐的贝齿,从齿缝中缓缓的探入,最终舌尖抵触到了新娘那柔软滑腻的舌尖,刘帅兴奋的带动着那害羞的小舌头,开始搅动了起来,舌头与舌头间的缠绕,慢慢的刺激出口水,刘帅的舌头带动着新娘嘴里的蜜水进入自己的嘴里搅动后再返还到新娘的嘴中,让新娘咽下,乐此不疲,直到嘴里不再产出口水,刘帅才满意的作罢,大手轻柔的抚摸上了新娘的酥胸,在洁白婚纱下的那一对的丰挺,在新潮的婚纱设计下,裸露着大半的白嫩,不断地刺激着刘帅的手感,刘帅有些口干舌燥,慌忙的解着自己的保安服,退下了裤子,那远不如新郎的粗糙身躯显露了出来,在新郎的旁边慢慢的爬上了他们的婚床,慢慢的趴在了新娘的身上,伸出舌头在裸露的乳房上舔了一下,便再也止不住自己的心情,双手粗暴的将新娘的胸口的婚纱扒了下去,那一对丰挺的奶子顺着解脱的力道弹出,十分弹性的对着刘帅点着头,它们可并不知道即将享用它们的并不是女主人的爱人,刘帅满意的看着乳头上的粉嫩,轻巧的用舌尖去点那乳尖,感受那柔软的小豆子在自己舌尖的刺激下不断地涨大,硬挺,最终变成坚实的乳豆,这才满意的张开大嘴在乳房上不断地啃咬了起来,刘帅的呼吸开始急促,啃着奶子开始不断地吭哧!当雪白的奶子都被他啃遍,他才一脸舒爽的支起自己的身子,看着被自己玩的通红的奶头,刘帅特别有感,刘帅淫邪的一笑,身体下滑,双手伸进膨大的婚纱下摆,一路撩到了新娘的腰间,凝神望去,刘帅特别的激动,婚纱下是他喜欢的穿着,白色的蕾丝吊带丝袜,和雪白的蕾丝三件内裤,从蕾丝的镂空中看的到那整齐的芳草地,刘帅抬起新娘的丝袜小脚,刘帅恋足,尤其是面前美女新娘这肉乎乎的小脚,第一次见面他就是盯着吕月的小脚看了半天,如今这美如玉雕般的小脚就捧在自己手中,跟可喜的事丝袜下盖着脚踝处绑着那亮银色的脚链!欢喜的刘帅将小脚摁在脸上,反复的摩擦,感受着小脚的迷人气味,和丝袜的光滑,刘帅伸出舌头在脚心处开始舔动顺着光滑的游动,不断地在小脚上留下自己的口水,最后看到被丝袜包裹着的脚趾,被紧紧的并拢在一起,刘帅迷恋的将他们放在嘴里,用舌尖一个一个的挑逗着,真是太美妙了,刘帅将小脚从嘴里拿出,看着上面因为口水而变的有些透明,十分的满意,大手抚摸着爽滑的丝袜腿,将它们向两边分开,他跪在床上身子压低,慢慢的靠近着新娘的秘处,慢慢的将白色蕾丝小内裤脱下扔到了一旁,再次伏身,凑近了新娘的蜜穴,刚要进攻,刘帅迟疑了一下,伸手从自己裤子里拿出了手机,调好自拍模式在手机的拍摄下,将自己亲吻蜜穴的镜头存了起来,刘帅感觉着自己下身的硬挺到了极限,脱下了自己的内裤,用手撸了撸硬挺的鸡巴,然后,一本正经的对着一旁的新郎王宇说道「老弟啊,对不起啊,你看你们今天新婚我没到场,多不好意思啊?不过没事,收下大哥给你送来的迟到的祝福,一顶绿油油的绿帽子,希望你喜欢,什么?你不喜欢?哈哈,那他妈我也给你戴上了,你就在旁边睡着吧,今天的洞房我帮你完成了!」刘帅说完觉得十分的痛快,自己就要在这小子面前奸淫他新取的媳妇,刘帅抬手将新娘的大腿搂在自己怀里,让她的白丝的小腿一边一个的在自己脸的两边,鸡巴就这样对着新娘的肉穴缓缓的插入,啊,刘帅感到如同小嘴般的蜜穴开始吞咽自己的大龟头,慢慢的吞了下去,啊,紧的厉害,继续,慢慢的向前顶。

  ????什么?刘帅惊奇了?鸡巴在蜜穴里又轻微的试探了一下,没错!刘帅转头对着昏睡的王宇说道「真行啊?处了7年的女友竟然还是个处?我都没想到?你不会是个太监吧?这么好的女人放在这楞不操?是不是等着送给我开苞呢?哈哈,不管是不是,你媳妇的处女是我的了!啊~」说着鸡巴用力像前一刺,穿过了那象征贞洁的肉膜,吕月在昏睡中痛苦的小哼了一声,不过很快被迷药的麻醉所掩盖,刘帅感觉着整个阴道包围和紧裹,他是这里的第一位访客,没有婚姻关系却在履行着新郎的职责,让刘帅爽到极点,吕月和王宇做梦都想不到,为了忠贞的爱情想将第一次留在婚后,可没想到新婚夜被一个没有关系的保安得到了那珍贵的处女,刘帅从肉体到内心都爽到了极点,一边搂着大腿,让自己的脸不断地磨蹭着新娘那丝滑的小腿,下面屁股开始用力的耸动享受着快感「啊~我操,处女~啊……处女……太他妈爽了……啊……紧……啊……我操,啊……怎么好像在咬我是的,啊……你妈……太爽了!哈哈!」刘帅一边享受的挺着屁股操逼,一旁转头看着帅气的新郎王宇「操,帅他妈有用吗?嗯?还他妈高材生呢?脑子让狗吃了吧?操,处女这玩意还能留着不操?现在好了,辛苦恋爱7年又买房子又攒钱的,辛辛苦苦等到这最后一步,还不是被老子一天之内得手了?哈哈,爽!」刘帅越说越来劲,屁股下的耸动更加的剧烈,快感一波一波的来袭「我操,兄弟你……啊……爽……你也不吃亏,哥我也是处男,正好好配你媳妇的处女!

  啊~不好~啊……来……来了!」

  刘帅快速的挺动着屁股,鸡巴在快速抽插间带动的汁液乱飞!搭在肩膀上的一双美丽的丝袜小腿也跟着一荡一荡的上下摆动!最后一刻刘帅猛的尽根没入到了蜜穴的深处,双手掐住新娘白嫩肥美的大腿,阴囊急剧收缩,一股大力的释放,将自己体内的精液,播撒到了新娘子的处女蜜穴当中!刘帅浑身颤抖的喘着粗气,而身下的新娘也不堪耕耘,虽然昏睡却是一脸的痛苦之色!不过这让刘帅很爽,他从玉穴当中抽出自己的鸡巴,拿来枕头垫在了吕月的屁股下面,等了好久感觉精液流入子宫不会再出来,刘帅这才放心的抽掉枕头,不过刘帅并没有立即的离开,他转身看着新郎王宇,双手上前扒下他的内裤,大手攥住王宇的鸡巴,不,刘帅不是gay,这是他的小聪明,男人对于射过没射过有身体记忆,他用手棒新郎打出来伪装成他一夜的欢好!大手用力的撸动,新郎在沉睡间梦到和自己娇妻的翻云覆雨,最后射出了自己同样身为处男的第一发,只可惜却不是在自己娇妻的肉穴内,而是射在一个男人的大手上!昏睡中的王宇露出了满足的笑意,刘帅看着满手的精液阴险的笑着「嘿嘿,你老婆的逼里有我的精液就够了。至于你的么……呵呵,还是你自己笑纳了吧!」说着左手撑开王宇的嘴巴把右手上的精液一点一点的刮进他的嘴里,这才满意的收拾自己的残局,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回忆着那新娘让人迷醉的处女肉穴。

  。

  清晨。

  阳光打在一对恋人的脸上幸福恋人相继醒来,王宇看着眼前的爱人幸福的一笑,慢慢的将头凑过去想给新婚妻子一个早安的吻,「嗯!~你嘴里什么味啊?

  好恶心啊!」

  吕月皱了下眉头,「嗯?」

  王宇也自己吧嗒了几下嘴,一种怪异的味道在嘴里弥漫,「可能是喝完酒的酒臭味,宝贝等我刷牙。」说完便去洗漱间刷牙,等王宇出来时正看见娇妻从床上起来,赤裸着身子走路走些艰难,那是刚被开苞后带来的不适,吕月抬头正好和老公脸对脸,羞得吕月红着小脸用小拳头捶打着老公的胸口「讨厌了,都怪你,还笑,一点也不怜惜我。」小两口就这么打情骂俏,他们根本就不会想到,那美好的新婚之夜居然会有人来「帮忙」。

  刘帅看着那原先是情侣而现在已经是夫妻的二人从身边走过,还热情的与他打招呼,这让他感觉十分的变态,回到自己的保安室,刘帅拿出手机,此时已经是六天后了,这六天刘帅过的相当完美,白天看着小夫妻你侬我侬的秀恩爱,晚上则是他在床上陪着那小娇妻共赴云雨之欢,看着自己这些天拍下的照片美美的想着那欢爱时的场景,刘帅又觉得硬了,今天是第七天,刘帅像平常一样来到了新婚夫妇的房前,什么都好,唯一可惜的是这一次该是最后一次了,催眠气体只能用一个星期,刘帅在房门外开启最后的发射,向往常一样推门,来到卧室的大床上,新婚夫妻已然睡熟,刘帅看着眼前的美女,开始轻车熟路的解自己的衣服。

  。

  王宇熟睡着的脑袋走些迷迷糊糊的醒来,长时间的昏睡使他多少有了力气,他开始慢慢的抬起自己沉重的眼皮,五官开始渐渐的恢复功能,耳边响起阵阵的喘息声「啊……天哪……真棒……好棒的骚逼……肏了这么多天还是这么紧……啊……骚逼……爽死我……!」那一阵阵男人的淫叫传到王宇的耳朵里,嗯?怎么会有这种声音?我不记得我有看毛片啊?王宇睁开眼睛一片的天旋地转,慢慢的他定了定神,感觉自己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感觉着自己所在的大床上不断地晃动,非常的猛烈,那男人的淫叫又传了过来「啊……好爽……骚逼……你爽不爽……嗯?喜不喜欢哥哥的大鸡吧?啊……我操!」王宇费了好大的力气将头转到了一边,面前的场景,让他无法相信,大床的一边,自己的娇妻被一个男人搂在怀里,两人赤裸着,男人在妻子身上疯狂的耸动着屁股,那一下一下大力的抽插正是导致晃动的根源,此刻男人正低头趴在老婆的胸口不断地啃咬着她娇嫩的乳房,吃的是啧啧有声,如同疯狗一般在乳房上啃咬个遍,这才抬起头,天哪,王宇不敢相信,这肏了自己妻子的男人不是窃贼,而是小区的保安,那一直帮助自己的憨厚的保安大哥,此时的保安大哥可并不再憨厚,操逼的舒爽劲扭曲了他的面容,是那么的猥琐,王宇从震惊开始转变成了愤怒,他瞪着一双大眼睛,满眼的怒火,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王宇用尽全身的劲才从喉咙中挤出微弱的声音「你……你……」。

  还在享受着操逼乐趣的刘帅听到着一声微弱的声音当时就一愣,转头看到了王宇那充满愤怒的眼睛,吓得他当时停止了动作,同样的看着王宇,等了几分钟,刘帅明白过来,王宇只是苏醒,并没有任何的力量,连说话都费劲!这才邪邪的坏笑着,继续当着王宇的面挺动起自己的鸡巴,一下一下操着他的媳妇。

  「操,差点吓得老子软了,你妈,把老子吓软了,谁来操你媳妇的逼啊?哈哈。」刘帅得意的说着,「为……为什么……?」

  王宇艰难的问着,他与他无冤无仇为什么这么对他!刘帅这时悠然的把还在昏迷的吕月翻了个身变成了撅着屁股,自己则是跪在吕月身后,将鸡巴再次插进吕月的小穴「哈哈,为什么?问的好,为什么……因为你媳妇好看啊,因为你是企业高管啊,因为你比我好命啊!哈哈,不过再好又能怎么样?你媳妇的逼还不是被我肏了,你这么高才快想个办法把我的鸡巴从你媳妇逼里拔出来啊!快啊!

  !哈哈,不行了吧?只能这么乖乖躺着看我操你媳妇。嘿嘿,没想到啊,你和你妻子真恩爱啊,相恋七年没破处呢,嘿嘿,是不是在想我咋知道的,操,你媳妇的处就是我破的!哈哈,不服来咬我啊,把我鸡巴咬下来啊!」说着刘帅抽出了还在操穴的硬挺鸡巴。

  就这么直挺挺的摆在了王宇的面前,「来啊,咬我啊,把我的鸡巴咬断啊!

  就我这条鸡巴,刺穿你媳妇的处女膜的!来呀,我知道你不甘心,来别客气,我让你咬下来!」说着刘帅又往前挺了挺鸡巴,将硕大的龟头抵在了王宇的嘴唇上,把龟头上的淫液均匀的涂抹在王宇的嘴唇上,「哈哈,别叫委屈,你不是没有得到你媳妇的处女么,正好,快尝尝我的鸡巴,没准你还能闻到一点你媳妇的处女血的味道呢!哈哈哈哈!怎么?不舍的咬我鸡巴了,你要不咬我可要继续操你媳妇了!」说着又爬回到了吕月的身上,把鸡巴插到蜜穴中舒服的抽插了起来,一边操还一边夸张的淫叫,「啊~好爽~啊~赶紧~哈哈,你一直没操过你媳妇的逼吧?不用想了,你天天感觉射过都是我给你打飞机打出来的,哈哈,一直都没操过自己媳妇的逼,来我告诉告诉你!」说着刘帅兴奋的把瘫软昏迷的吕月抱起,让她两腿分开在老公王宇的头顶跪好,由于有些软趴,美丽的穴口正好对应着王宇的面前,刘帅扶着吕月的屁股,一手摆弄着自己的鸡巴,「来,看好,这就是你媳妇的逼,看见我的鸡巴没?看好啊,龟头从这里插入,经过的就是阴道,啊……你媳妇好紧……就这点最厉害,每次插入里面的肉都裹着我的鸡巴,而且越挣扎越紧,啊……所以要大力的操才能缓解,啊……这就是我这些天操你媳妇操出的经验!就这样用力!」说着当着王宇面,不住的大力的刺入拔出,交合处的爱液开始一点一滴不断地喷洒在了王宇的脸上,王宇愤怒且无力的喊着「你……你不得……好……死……」正在耸动的刘帅回答着「对啊,不得好死,我他妈的得爽死,被你媳妇的逼夹的爽死了!啊……」小腹不断地撞击着吕月的屁股!刘帅感觉自己要到了极限,喘息都有些发颤,「啊,爽……老弟,看好了……哥要射你媳妇逼里了,内射,无套内射!啊……来了……」刘帅开始顶着吕月的屁股死死的压在王宇的脸上,不断内射的精液从她的肉穴中挤出,涂满了她老公的脸。

  直到射完刘帅才满意的拍了拍吕月性感的屁股。

  将吕月挪到一旁,看到的是王宇那怨毒的目光,目光里充满了仇恨,王宇发誓要是自己身体好了一定要让面前的保安受到应有的惩罚,不过保安并没有离开,而是起身把自己抱了起来,在王宇的疑惑中,他被搬到了浴室的浴缸内,刘帅拿了家里的一瓶红酒,打开软木塞,捏着王宇的嘴巴开始倒酒,酒液入王宇只能无力的吞咽,他不明白刘帅做这些是有什么用,当酒被喝完,刘帅满意的打开一旁的水龙头往池子里注水,「你说,男主人醉酒淹死在浴缸是不是一条很有意思的新闻?」王宇这才惊醒,对方居然要杀人,王宇想要挣扎,却全身无力,看着眼前恶魔露出着残忍的笑容,看着他挣扎,水一点一点没过他的头,刘帅转身,耳边依旧是王宇微弱的呼救声「救命……月月……救命!」又是个清晨,熟睡的吕月从晨光里醒来,柔软的身躯四处拱了拱,没有找到爱人温暖的胸膛,惺忪的睁开了睡眼,起身。

  感觉到了自己下身欢爱后的不适感,幸福的笑了笑,起床听到浴室的水声,吕月有了过去想要爱人早安的甜美的亲吻,吕月走进了浴室「啊!!!!!!!

  !」

  两年后,墓地,吕月抱着怀里的孩子站在前夫的墓碑前,回想着当日她进入浴室时,看着老公泡在自家的浴缸里,两眼睁大的死相,她第一时间就惊叫了,最后警方给出了醉酒溺水,意外死亡,那一刻她心碎了,她想过要轻生,可就在为前夫办完葬礼后的一个月她开始恶心反胃,去医院检查出她怀孕了,她难以置信,内心中有了激动的喜悦,她坚信这是老公为她留下的小天使,她不顾自己父母的劝阻,毅然决然的生下了孩子,刘帅这时从一旁走来,在王宇的墓碑前点了三根香,揽过吕月的肩头,把她和孩子搂在自己怀里,「老婆,山上风大你和孩子先回车里去吧!我留下来跟兄弟唠唠!」吕月点头,不错,吕月嫁给了这个保安,她虽然不爱他但是他接受了自己,还有前夫的孩,对孩子视如己出一般的照顾,还发誓不再要孩子,感动了当时悲痛中的吕月!尤其是王宇的父母知道了这人居然愿意养自己的孙子,不再要孩子,也同意了吕月的改嫁,就这样吕月带着王宇全部的身价嫁给了这位一无所有的好心的保安大哥!看着吕月抱着孩子远去的婀娜背影,刘帅倒了杯酒,放在墓碑旁,自己也坐在了台阶边,「老弟啊,你能听见么?我觉的你应该听不见!你要是还能听见不得出来弄死我?没错,你媳妇叫我老公呢!多好的女人啊,当初想为你殉情,检查出孩子以后又死活为你生出来,我也是废了老大劲,加上说自己不要孩子才让她嫁给我的,哈哈,她带着你的丧葬费,抚恤金,还有你们的婚房嫁给我了,我现在是一家金店的老板了,再不是以前的破保安了,这一切都归功于你,我现在才能,住着你的房子,花着你的钞票,操着你的老婆!」刘帅说的眉飞色舞!「你不知道,她知道我不跟她要孩子感动坏了,在床上了主动了,而且我说什么是什么,这两年什么足交,口交,连后门都被我开发了,除了心里有你身子都被我玩透了!你没过完的好日子我来帮你过。你就安息吧!」

  刘帅说着扔掉了手里的烟头。满足的吐了口烟圈!像山下等着他的老婆孩子走去。

  字节数:16095

  【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